麻将技巧顺口溜|打江西麻将技巧
您的當前位置: 首頁 > 文化藝術 > 文藝精品 > 正文

峴山文化的發軔

2019-07-26 10:14:54 來源:襄陽晚報
0

摘要:峴山的文化源流,當發軔于西晉,自羊祜始。


羊祜(資料圖片)
清同治《襄陽縣志》峴首山圖(資料圖片)



方莉

峴山的文化源流,當發軔于西晉,自羊祜始。

羊祜(公元221年-公元278年),字叔子,來自于聲名顯赫的世家大族泰山羊氏,謚成,封侍中太傅,世稱羊叔子、羊鉅平(曾封鉅平子、侯)、羊太傅、羊成侯、羊公等。以鎮南大將軍都督荊州諸軍事,鎮襄陽。不論是在襄陽歷史上還是中國歷史上,羊祜都是一個值得大書特書的人物,他在西晉的由三國亂世而統一的進程上,起到了關鍵性的作用。羊祜一生最大的功績,是他對西晉平吳的積極而卓有成效的籌劃,他兩上平吳疏,在他臨終之際,晉武帝司馬炎派大臣向他詢問平吳之策。可以說,他是西晉大一統事業的堅定倡導者和執行者。

1

羊祜與襄陽、與峴山的結緣,是在他出鎮荊州之時,晉吳的邊境線以荊州境內為最長,所以是平吳的關鍵之地,他考察晉吳之間的攻守形勢,將治所選在了兵家必爭之地的襄陽,與東吳展開了長達10年的對峙。在這期間,羊祜在峴山上留下了這樣一段佳話:

祜樂山水,每風景,必造峴山,置酒言詠,終日不倦。嘗慨然嘆息,顧謂從事中郎鄒湛等曰:“……由來賢達勝士,登此遠望,如我與卿者多矣!皆湮滅無聞,使人悲傷。如百歲后有知,魂魄猶應登此也。”

羊祜處身名士風流的魏晉之間,與當時名士山濤過從甚密,行為雖嚴格遵守儒家規范,卻性格豁達,以一鎮之重卻并未舍棄山水之樂。峴山雖小,但地理位置獨特,登此可以遠眺故楚、縱覽漢水,發思古之幽情,興人事之感懷。從此,一座山與一個人結緣,人因地名,地以人傳,羊祜的名字就與峴山緊密聯系在一起。綜觀中華大地,此類佳話多矣,如嚴子陵之釣臺、謝將軍(尚)之牛渚,都留下了一段佳話。但是,后二者只是偶然結緣,不似羊祜與峴山關系之深之厚,釣臺、牛渚亦不如峴山大名之顯之彰。近兩千年來,人們往往從羊祜之登峴山窺見他豪放曠達的魅力,但在歷史煙塵的背后,峴山以至襄陽得益于羊祜的德行修養、個人魅力和不世功勛多矣。

羊祜的私德已堪稱無可挑剔。他是個孝子,在“圣朝以孝治天下”的西晉,尤其重視喪禮,羊祜在這個方面所作所為甚至大大超出了當時嚴格的喪禮制度,在為他的母親和長兄守喪中,“毀慕寢頓十余年”,就是不歡笑、不跟人交往達十余年之久,這為他贏得了“恂恂若儒者”的評價。他重視親情,岳父夏侯霸出于形勢所迫投降了蜀漢,一時之間人們對夏侯家唯恐避之而不及,但是羊祜反其道而行之,比以前禮數有加。他生活儉樸,“立身清儉,被服率素,祿俸所資,皆以贍給九族,賞賜軍士,家無余財”。他的女婿勸他置辦一點田產房屋,也被他拒絕了,甚至連他所使用過的“南城侯”官印,也囑咐不要隨葬。

2

私德之外,羊祜更令人敬佩的是“公德”——在任荊州都督、鎮守襄陽期間表現出的為政之德、仁恕之道。他一來到襄陽,就為襄陽百姓做了一件大好事。他巧用計策解除了吳國在離襄陽七百里的石城的武裝,使襄陽的防御壓力大大減輕,于是讓撤下來的兵士墾荒屯田,結果,不但軍備由“無百日之糧”一變而為夠用十年,也減輕了襄陽及周邊地區的農民負擔。此外,還興辦學校,襄陽百姓對他的愛戴可想而知。令人驚奇的是,他還贏得了敵國上至將領下至百姓的尊敬。羊祜對吳國雖志在必得,但并不擅攻冒進,反而是與吳人“開布大信”、“增修德信”,結果不但敵國軍民尊稱他為“羊公”,連吳國將領陸抗也與他建立了良好的信任關系。

羊祜沒有能夠等到平吳的進攻號角,咸寧四年(公元278年),他死于疾病,時年五十八歲。在他逝后,吳終于得以與晉統一。雖然沒有親自完成統一大業,但羊祜在襄陽的經營之功有目共睹,晉武帝司馬炎將平吳之功歸于羊祜:“此羊太傅功也!”

羊祜去世的時候,晉武帝司馬炎因痛失大將而失聲痛哭,由于天氣寒冷,眼淚在胡須鬢發上結成了冰。更為感人的是襄陽百姓的反應,《晉書·羊祜傳》記載:

南州人征市日聞祜喪,莫不號慟,罷市,巷哭者聲相接。吳守邊將士亦為之泣。襄陽百姓于峴山祜平生游憩之所建碑立廟,歲時饗祭焉。望其碑者莫不流涕,杜預因名為墮淚碑。

墮淚碑立在峴山之巔,羊祜終于沒有如他所憂慮的“湮滅無聞”,而與他最喜愛的峴山永垂不朽,歷經千年,羊祜、峴山、墮淚碑已經密不可分,成為文學史上一個耳熟能詳的典故,流傳在詩歌、散文之中,更作為一個代表著德行、功績的豐碑矗立在人們心中。誠如美國著名漢學家宇文所安所言:“羊祜的名字已與峴山密不可分,以至峴山本身已成為一座銘刻著羊祜之名的巨大碑石。”

3

在軍政、行政之外,羊祜尚有《讓開府表》等著作及《老子傳》流傳于當時。作為一個出身世家大族的恂恂儒者,經世致用、德被后世,在立德、立功、立言方面都可圈可點,可以說,羊祜達到了儒家的理想人格要求。

羊祜首先是一個英雄。他在襄陽的物資準備和戰略策劃,有力地推動了國家的統一。西晉朝廷就是按照他的部署,六路大軍,水陸并發,一舉擊敗了割據政權東吳,完成了統一大業。

其次,羊祜具有常人難以企及的儒雅風度。他的“輕裘緩帶”成為儒將的象征,陳毅有聯語“輕裘緩帶羊叔子,羽扇綸巾諸葛亮”,兩人都與襄陽有著密切的聯系,兩位風度翩翩的儒將,分別在襄陽策劃了三分天下和一統中國,極大地影響了中國古代歷史進程。

第三,羊祜還是一位哲人。他在峴山的悠悠一嘆,引出一個宏大的話題,宇宙、人生、過往、將來,盡在其中,有對人生短暫的嗟嘆,有對身后寂寂的遺憾,有“仰觀宇宙之大”的慨然,有俯察自身渺小的孤獨,引起后世人的共鳴。自其后,至襄陽游歷的士人必至峴山,至峴山必看墮淚碑、懷羊叔子,并訴諸筆端,題詠不絕,成為雅人清事,成為一個獨特的文化現象。《全唐詩》中“峴山”二字出現凡70次,十之八九與羊祜有關。李白有詩“且醉習家池,莫看墮淚碑”,“莫看”,即必看也。

最后,羊祜在襄陽所施行的德政,使他成為地方官的典范。而墮淚碑、峴山亭,成為紀念他的豐碑。

4

文學作品也傳播羊祜的功業,《三國演義》最后一回《薦杜預老將獻新謀,降孫皓三分歸一統》,對他的作用進行了很高的評價。而歷代文人對羊祜的評價,則更著眼于他的“德”,李興在著名的《晉故使持節侍中太傅鉅平成侯羊公碑》中說“成其業不處其功,勤其勛不榮其祿”,他的風尚,足以使“貪夫廉,懦夫立”。歐陽修《峴山亭記》明確指出:“蓋元凱以其功,而叔子以其仁。”明思想家李贄感嘆:“孰知此山待祜而名著乎?鄒湛亦用以有傳矣,峴山也,湛也,何太幸也!”

峴山初名當世,便與一個偉大的靈魂相交接,被厚重的儒家思想所濡染,這是文化名山人文厚積的開始,華彩濃重,余響悠悠。

峴山何幸!與斯人共不朽。

責任編輯:宋默

襄陽

麻将技巧顺口溜 北京塞车计划全天计划 6狮娱乐 福彩3d赚钱技巧 新会员送88彩金 彩票一分快三计划软件下载 重庆肘时彩官网 赛车计划下载 007足球即时比分 浙江双色球开奖走势 江苏快三计划APP 重庆时时彩官方开奖 88爱彩正规吗 欢乐生肖怎么玩技巧 澳客appios 秒速赛车稳赚玩法 pk10免费滚雪球计划